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先祖墓葬

夏同善墓地考

时间:2017/8/3 15:00:19   会员名:夏氏宗亲网   来源:夏氏宗亲网   阅读:400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夏同善墓地考晚清翰林夏同善,乃浙江杭州人士也。其号子松,生于道光辛卯年(1831年),卒于光绪庚辰年(1880年),享年五十岁。《清史稿》人物传中对其这样记载道:咸丰六年进士,选庶吉士,授编修。累迁右庶子,充日讲起居注官。同治六年,迁少詹事。出督江苏学政。十年,迁兵部右侍郎。...
  夏同善墓地考晚清翰林夏同善,乃浙江杭州人士也。其号子松,生于道光辛卯年(1831年),卒于光绪庚辰年(1880年),享年五十岁。《清史稿》人物传中对其这样记载道:咸丰六年进士,选庶吉士,授编修。累迁右庶子,充日讲起居注官。同治六年,迁少詹事。出督江苏学政。十年,迁兵部右侍郎。光绪元年,命直毓庆宫授读。四年,复命视学江苏。六年,卒,德宗闻之遽泣,其忠诚荷主知如此。遗疏入,赐卹如例,谥文敬。《夏侍郎年谱》中有如下记载:遗疏上皇上闻之,降旨褒卹、赐祭、赐葬。而翌日大司空翁公同龢书来赐唁。并言:八月初七日同善遗疏上达,皇上微闻其事。第二日,皇上在毓庆宫问,夏同善何以象侍臣一样以其忠实对待朝廷?言道此,皇上潸然落泪,在朝的侍臣们也忍不住皆泣。同善在朝为官二十年,忠诚如一。皇上知夏同善一旦与世长辞,非常惋惜。圣心眷念,伤痛和悼念之情不胜言表。由此可知,在杭州留下大清岭(今称大清谷)夏同善之墓地乃圣上所“赐祭、赐葬”。笔者查阅了相关史料。在谭廷獻所譔的《清故光禄大夫吏部右侍郎江苏学政夏公墓志铭》中,记录道:“光绪十年庚復兄弟葬公于大清岭”。夏同善之子夏偕復在民国十四年祭扫杭州夏氏祖墓后,所写的“谒墓记”中,言道:“由杨木场乘汽车至留下。易肩舆,至大清岭。谒三十世考文敬公妣屠夫人,三十一世长兄松孙公嫂方许宜人,次兄厚庵公嫂郁孙任恭人之墓。松楸无恙。墓后有小墓二:一为四姑,一为殇男仁勇。管坟人孙阿康,钱粮系以山花抵缴。收山花者为旧地主计姓,已数年未算。属孙阿康往催之。墓地闻葬后续购至山顶,碑载地形及丈尺。乃在续购前,未足为据。查粮串所载,山与田共计三十三亩有余,并属孙阿康先行丈量之。”“在太平门外,计墓三。西湖计墓六。东嶽计墓十一。金鱼井计墓二十五。大清岭计墓三。除待访求之墓及外亲墓不计外,共计四十八。”由是记可知:杭州夏氏祖墓分别位于太平门外、西湖、东嶽、金鱼井、大清岭。笔者分析,夏同善之灵柩之所以没有安葬在其它夏氏祖墓群之中,其关键因素就是此公之葬为圣上所“赐祭、赐葬”。故此,才有“大清岭夏氏之墓地”。大清岭是在“赐祭、赐葬”的圣旨下,选择的墓地。鉴于夏同善在当朝的地位是一品光禄大夫,享受这样的待遇是很自然的。墓地的营建,是在其长子夏庚复的监督之下进行的。这在夏同善年谱的《书后》中得到证实“先伯兄松孙公窀穸既卜葬于杭州留下大清岭”。大清岭夏同善墓地的规模是相当可观的。据“谒墓记”所载“墓地闻葬后续购至山顶,碑载地形及丈尺。乃在续购前,未足为据。查粮串所载,山与田共计三十三亩有余,并属孙阿康先行丈量之。”从“谒墓记”中得知,大清岭夏同善墓地安葬着:夏同善及夫人,其长子松孙(庚复)及两位夫人,其次子厚庵(敦复)及三位夫人,其妹,其孙。计十一位杭州夏氏先祖。此是民国十四年以前的墓地安葬之况。而今又八十多年过去了,世事沧桑,改朝换代,风云变幻。杭州大清岭夏同善之墓地当今又状况如何呢?夏同善后人遍布海内外四方,而今知情者多已作古。孙儿辈、重孙儿辈在世者也到古稀之年,过百岁者有之。据悉夏同善后人在几年前找到了夏氏祖坟。在当地村民的指引下来到夏氏坟址。但昔日的风光已不复存在,墓碑已不见踪影,唯有冢丘掩映在竹林之中,墓地围墙的残迹还依稀可辨。夏同善后人从当地村民的口中得知,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那场“革命”,使这清末名人古墓也经受了“革命”的洗礼。对于这块墓地到底有多少座坟莹,当地村民有两种说法:一为13座墓,一为9座墓。那么为何会出现两种说法呢?笔者经过查阅史料和走访夏同善后人,了解到:两种说法均有其道理。“一为13座墓”:依据“谒墓记”所载,应为11座墓。那么另外两座是何人之墓呢?笔者推测:应是夏同善之三子夏偕復夫妇的两座墓。其依据为:笔发贴者:夏明府进入博客时间:2013-6-1520:07:54收藏编辑

  夏同善墓地考晚清翰林夏同善,乃浙江杭州人士也。其号子松,生于道光辛卯年(1831年),卒于光绪庚辰年(1880年),享年五十岁。《清史稿》人物传中对其这样记载道:咸丰六年进士,选庶吉士,授编修。累迁右庶子,充日讲起居注官。同治六年,迁少詹事。出督江苏学政。十年,迁兵部右侍郎。光绪元年,命直毓庆宫授读。四年,复命视学江苏。六年,卒,德宗闻之遽泣,其忠诚荷主知如此。遗疏入,赐卹如例,谥文敬。《夏侍郎年谱》中有如下记载:遗疏上皇上闻之,降旨褒卹、赐祭、赐葬。而翌日大司空翁公同龢书来赐唁。并言:八月初七日同善遗疏上达,皇上微闻其事。第二日,皇上在毓庆宫问,夏同善何以象侍臣一样以其忠实对待朝廷?言道此,皇上潸然落泪,在朝的侍臣们也忍不住皆泣。同善在朝为官二十年,忠诚如一。皇上知夏同善一旦与世长辞,非常惋惜。圣心眷念,伤痛和悼念之情不胜言表。由此可知,在杭州留下大清岭(今称大清谷)夏同善之墓地乃圣上所“赐祭、赐葬”。笔者查阅了相关史料。在谭廷獻所譔的《清故光禄大夫吏部右侍郎江苏学政夏公墓志铭》中,记录道:“光绪十年庚復兄弟葬公于大清岭”。夏同善之子夏偕復在民国十四年祭扫杭州夏氏祖墓后,所写的“谒墓记”中,言道:“由杨木场乘汽车至留下。易肩舆,至大清岭。谒三十世考文敬公妣屠夫人,三十一世长兄松孙公嫂方许宜人,次兄厚庵公嫂郁孙任恭人之墓。松楸无恙。墓后有小墓二:一为四姑,一为殇男仁勇。管坟人孙阿康,钱粮系以山花抵缴。收山花者为旧地主计姓,已数年未算。属孙阿康往催之。墓地闻葬后续购至山顶,碑载地形及丈尺。乃在续购前,未足为据。查粮串所载,山与田共计三十三亩有余,并属孙阿康先行丈量之。”“在太平门外,计墓三。西湖计墓六。东嶽计墓十一。金鱼井计墓二十五。大清岭计墓三。除待访求之墓及外亲墓不计外,共计四十八。”由是记可知:杭州夏氏祖墓分别位于太平门外、西湖、东嶽、金鱼井、大清岭。笔者分析,夏同善之灵柩之所以没有安葬在其它夏氏祖墓群之中,其关键因素就是此公之葬为圣上所“赐祭、赐葬”。故此,才有“大清岭夏氏之墓地”。大清岭是在“赐祭、赐葬”的圣旨下,选择的墓地。鉴于夏同善在当朝的地位是一品光禄大夫,享受这样的待遇是很自然的。墓地的营建,是在其长子夏庚复的监督之下进行的。这在夏同善年谱的《书后》中得到证实“先伯兄松孙公窀穸既卜葬于杭州留下大清岭”。大清岭夏同善墓地的规模是相当可观的。据“谒墓记”所载“墓地闻葬后续购至山顶,碑载地形及丈尺。乃在续购前,未足为据。查粮串所载,山与田共计三十三亩有余,并属孙阿康先行丈量之。”从“谒墓记”中得知,大清岭夏同善墓地安葬着:夏同善及夫人,其长子松孙(庚复)及两位夫人,其次子厚庵(敦复)及三位夫人,其妹,其孙。计十一位杭州夏氏先祖。此是民国十四年以前的墓地安葬之况。而今又八十多年过去了,世事沧桑,改朝换代,风云变幻。杭州大清岭夏同善之墓地当今又状况如何呢?夏同善后人遍布海内外四方,而今知情者多已作古。孙儿辈、重孙儿辈在世者也到古稀之年,过百岁者有之。据悉夏同善后人在几年前找到了夏氏祖坟。在当地村民的指引下来到夏氏坟址。但昔日的风光已不复存在,墓碑已不见踪影,唯有冢丘掩映在竹林之中,墓地围墙的残迹还依稀可辨。夏同善后人从当地村民的口中得知,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那场“革命”,使这清末名人古墓也经受了“革命”的洗礼。对于这块墓地到底有多少座坟莹,当地村民有两种说法:一为13座墓,一为9座墓。那么为何会出现两种说法呢?笔者经过查阅史料和走访夏同善后人,了解到:两种说法均有其道理。“一为13座墓”:依据“谒墓记”所载,应为11座墓。那么另外两座是何人之墓呢?笔者推测:应是夏同善之三子夏偕復夫妇的两座墓。其依据为:笔者曾走访其后人,在交谈中,笔者提到:在大清岭找到了夏同善的墓地,由于墓地在文革中遭到破坏,现已不知墓地到底有多少座坟茔,其后人讲,也不大清楚;但笔者却意外地从其后人的口中得到一个重要信息:夏同善之三子夏偕復虽然去世后葬在北京的福田公墓,但他的子女在他去世后整理其遗物时才知晓,夏偕復生前在祖籍杭州大清岭夏同善墓之侧,已经建了墓穴。由此可以证实:另外两座墓是夏偕復在世期间为自己身后安排的。另外,从当地村民的口中了解到“当年掘坟时,发现有空墓穴”,这也从侧面佐证了大清岭的夏氏祖莹地确实是13座墓。“一为9座墓”:有可能是当地村民只计算比较有规模的大墓,而二座小墓没有算进去;而两座空墓穴也不计,如若确是如此的话,这就是9座墓之说的原由。另外,据当地村民讲,墓地大致分为三大块。在《谒墓记》中记录到:“大清岭计墓三”。这也验证了当地村民讲的是不错的。所谓“大清岭计墓三”,笔者分析指得就是:夏同善夫妇一块、其长子庚復夫妇一块、次子敦復夫妇一块,故而“计墓三”。现今人们在口头上常说的“大清岭夏同善墓地”,从严格的意义上来讲,应当称为“大清岭夏氏祖墓”。只不过是在这块莹地中,夏同善辈分最高,官位最高,又是圣上所“赐祭、赐葬”。人们就习惯称其为“夏同善墓地”。细分析起来,此“夏同善墓地”确实与众不同。这并非是指其规模而言。笔者在此是披露一下“墓主”的情况。夏同善:一品官员,光禄大夫。咸丰六年进士、曾任兵、刑、吏部右侍郎、绪皇帝师、江苏学政等职。赐谥:文敬其夫人屠氏:诰封一品夫人夏庚復(同善之长子)光绪庚辰科进士户部主事夫人徐氏方氏许氏:封宜人夏敦復(同善之次子)县学生恩赐举人刑部主事夫人郁氏孙氏任氏:封恭人从墓主身份来讲,此墓地应当称为晚清历史名人墓地遗址。在这块夏氏家族祖莹,安葬着父子两位进士、一位举人。而其夫人均受圣封,可谓显赫家族。且,夏同善享受到圣上的“赐祭、赐葬”、“赐谥”。这在清代,并非每个官员都能享受到圣上给予如此之高的礼遇的。从这点上来讲,此墓地被视为“晚清历史名人墓地遗址”,是不应存有疑义的。无怪乎,其后人要求对大清岭“夏同善墓地”作为清代历史名人墓地遗址而加以保护。笔者认为,夏同善后人要求对其“墓地”作为清代历史名人墓地遗址而加以保护,并不为过。笔者认为,不应因其后人要求作为清代历史名人墓地遗址加以保护,而就把其墓地简单地归结为“家族墓地”来对待。笔者认为,此墓地的属性已不单纯为“家族墓地”,其还具有社会性、历史人文遗迹的属性;从历史人文的角度来看,是有其较深的历史文化内涵的。故此,笔者认为:从抢救历史人文遗址的角度出发,把眼光看得更远一些,恐怕对是否抢救性保护大清岭“夏同善墓地”遗址的问题,会作出一个明智的决断。山野樵夫者曾走访其后人,在交谈中,笔者提到:在大清岭找到了夏同善的墓地,由于墓地在文革中遭到破坏,现已不知墓地到底有多少座坟茔,其后人讲,也不大清楚;但笔者却意外地从其后人的口中得到一个重要信息:夏同善之三子夏偕復虽然去世后葬在北京的福田公墓,但他的子女在他去世后整理其遗物时才知晓,夏偕復生前在祖籍杭州大清岭夏同善墓之侧,已经建了墓穴。由此可以证实:另外两座墓是夏偕復在世期间为自己身后安排的。另外,从当地村民的口中了解到“当年掘坟时,发现有空墓穴”,这也从侧面佐证了大清岭的夏氏祖莹地确实是13座墓。“一为9座墓”:有可能是当地村民只计算比较有规模的大墓,而二座小墓没有算进去;而两座空墓穴也不计,如若确是如此的话,这就是9座墓之说的原由。另外,据当地村民讲,墓地大致分为三大块。在《谒墓记》中记录到:“大清岭计墓三”。这也验证了当地村民讲的是不错的。所谓“大清岭计墓三”,笔者分析指得就是:夏同善夫妇一块、其长子庚復夫妇一块、次子敦復夫妇一块,故而“计墓三”。现今人们在口头上常说的“大清岭夏同善墓地”,从严格的意义上来讲,应当称为“大清岭夏氏祖墓”。只不过是在这块莹地中,夏同善辈分最高,官位最高,又是圣上所“赐祭、赐葬”。人们就习惯称其为“夏同善墓地”。细分析起来,此“夏同善墓地”确实与众不同。这并非是指其规模而言。笔者在此是披露一下“墓主”的情况。夏同善:一品官员,光禄大夫。咸丰六年进士、曾任兵、刑、吏部右侍郎、绪皇帝师、江苏学政等职。赐谥:文敬其夫人屠氏:诰封一品夫人夏庚復(同善之长子)光绪庚辰科进士户部主事夫人徐氏方氏许氏:封宜人夏敦復(同善之次子)县学生恩赐举人刑部主事夫人郁氏孙氏任氏:封恭人从墓主身份来讲,此墓地应当称为晚清历史名人墓地遗址。在这块夏氏家族祖莹,安葬着父子两位进士、一位举人。而其夫人均受圣封,可谓显赫家族。且,夏同善享受到圣上的“赐祭、赐葬”、“赐谥”。这在清代,并非每个官员都能享受到圣上给予如此之高的礼遇的。从这点上来讲,此墓地被视为“晚清历史名人墓地遗址”,是不应存有疑义的。无怪乎,其后人要求对大清岭“夏同善墓地”作为清代历史名人墓地遗址而加以保护。笔者认为,夏同善后人要求对其“墓地”作为清代历史名人墓地遗址而加以保护,并不为过。笔者认为,不应因其后人要求作为清代历史名人墓地遗址加以保护,而就把其墓地简单地归结为“家族墓地”来对待。笔者认为,此墓地的属性已不单纯为“家族墓地”,其还具有社会性、历史人文遗迹的属性;从历史人文的角度来看,是有其较深的历史文化内涵的。故此,笔者认为:从抢救历史人文遗址的角度出发,把眼光看得更远一些,恐怕对是否抢救性保护大清岭“夏同善墓地”遗址的问题,会作出一个明智的决断。山野樵夫


发贴者:夏明府  时间:2013-6-15

标签:夏同善 墓地考 
相关评论

夏氏宗亲网  版权所有     QQ:477951849    手机号:18908662169


夏氏宗亲网为纯属公益性的网站,无任何商业目的,弘扬大禹文化为夏氏宗亲提供寻根问祖,沟通交流,资料查询。全站资料永久免费对全球的夏氏宗亲开放,若发现网站所载信息若有不准确之处,请与管理员联系以便更正或删除

闽ICP备1701813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