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古代作品

越王无馀外传 原文 译文 选自《吴越春秋》

时间:2017/8/1 17:00:10   会员名:夏裕渊   来源:夏氏宗亲网   阅读:1210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越王无馀外传越之前君无余者,夏禹之末封也。禹父鲧者,帝颛顼之后。鲧娶于有莘氏之女,名曰女嬉。年壮未孳。嬉于砥山得薏苡而吞之,意若为人所感,因而妊孕,剖胁而产高密。家于西羌,地曰石纽。石纽在蜀西川也。帝尧之时,遭洪水滔滔,天下沉渍,九州阏塞,四渎壅闭。帝乃忧中国之不康,悼黎元之罹咎。乃命四岳,乃举贤良,将任治水。自中国至...

越王无馀外传

越之前君无余者,夏禹之末封也。禹父鲧者,帝颛顼之后。鲧娶于有莘氏之女,名曰女嬉。年壮未孳。嬉于砥山得薏苡而吞之,意若为人所感,因而妊孕,剖胁而产高密。家于西羌,地曰石纽。石纽在蜀西川也。

  帝尧之时,遭洪水滔滔,天下沉渍,九州阏塞,四渎壅闭。帝乃忧中国之不康,悼黎元之罹咎。乃命四岳,乃举贤良,将任治水。自中国至于条方,莫荐人。帝靡所任,四岳乃举鲧而荐之于尧。帝曰:“鲧负命毁族,不可。”四岳曰:“等之群臣,未有如鲧者。”尧用治水,受命九载,功不成。帝怒曰:“朕知不能也。”乃更求之,得舜,使摄行天子之政,巡狩。观鲧之治水无有形状,乃殛鲧于羽山。鲧投于水,化为黄龙,因为羽渊之神。

  舜与四岳举鲧之子高密。四岳谓禹曰:“舜以治水无功,举尔嗣考之勋。”禹曰:“俞,小子敢悉考绩,以统天意。惟委而已。”

  禹伤父功不成,循江,溯河,尽济,甄淮,乃劳身焦思以行,七年,闻乐不听,过门不入,冠挂不顾,履遗不蹑。功未及成,愁然沉思。乃案黄帝中经历,盖圣人所记曰:在于九山东南天柱,号曰宛委,赤帝在阙。其岩之巅,承以文玉,覆以磐石,其书金简,青玉为字,编以白银,皆瑑其文。

  禹乃东巡,登衡岳,血白马以祭,不幸所求。禹乃登山仰天而啸,因梦见赤绣衣男子,自称玄夷苍水使者,闻帝使文命于斯,故来候之。“非厥岁月,将告以期,无为戏吟。故倚歌覆釜之山。”东顾谓禹曰:“欲得我山神书者,斋于黄帝岩岳之下,三月庚子登山发石,金简之书存矣。”禹退又斋。三月庚子登宛委山,发金简之书。案金简玉字,得通水之理。

  复返归岳,乘四载以行川。始于霍山,徊集五岳,诗云:“信彼南山,惟禹甸之。”

  遂巡行四渎,与益、夔共谋。行到名山大泽,召其神而问之山川脉理、金玉所有、鸟兽昆虫之类,及八方之民俗、殊国异域土地里数。使益疏而记之,故名之曰“山海经”。

  禹三十未娶,行到涂山,恐时之暮,失其度制,乃辞云:“吾娶也,必有应矣。”乃有白狐九尾造于禹。禹曰:“白者,吾之服也。其九尾者,王之证也。涂山之歌曰:‘绥绥白狐,九尾痝痝。我家嘉夷,来宾为王。成家成室,我造彼昌。天人之际,于兹则行。’明矣哉!” 禹因娶涂山,谓之女娇。取辛壬癸甲,禹行。十月,女娇生子启。启生不见父,昼夕呱呱啼泣。

  禹行,使大章步东西,竖亥度南北,畅八极之广,旋天地之数。

  禹济江,南省水理,黄龙负舟,舟中人怖骇,禹乃哑然而笑曰:“我受命于天,竭力以劳万民。生,性也;死,命也。尔何为者?”颜色不变。谓舟人曰:“此天所以为我用。”龙曳尾舍舟而去。

  南到计于苍梧,而见缚人,禹拊其背而哭。益曰:“斯人犯法,自合如此,哭之何也?” 禹曰:“天下有道,民不罹辜;天下无道,罪及善人。吾闻,一男不耕,有受其饥;一女不桑,有受其寒。吾为帝统治水土,调民安居,使得其所,今乃罹法如斯,此吾得薄,不能化民证也。故哭之悲耳。”

  于是周行宇内,东造绝迹,西延积石,南逾赤岸,北过寒谷;徊昆仑,察六扈,脉地理,名金石;写流沙于西隅,决弱水于北汉;青泉、赤渊,分入洞穴;通江东流,至于碣石;疏九河于涽渊,开五水于东北;凿龙门,辟伊阙;平易相土,观地分州。殊方各进,有所纳贡;民去崎岖,归于中国。

  尧曰:“俞!以固冀于此。”乃号禹曰伯禹,官曰司空,赐姓姒氏,领统州伯,以巡十二部。

  尧崩,禹服三年之丧,如丧考妣,昼哭夜泣,气不属声。

  尧禅位于舜,舜荐大禹,改官司徒,内辅虞位,外行九伯。

  舜崩,禅位命禹。禹服三年,形体枯槁,面目黎黑,让位商均,退处阳山之南,阴阿之北。万民不附商均,追就禹之所,状若惊鸟扬天,骇鱼入渊,昼歌夜吟,登高号呼,曰:“禹弃我,如何所戴?”禹三年服毕,哀民,不得已,即天子之位。

  三载考功,五年政定,周行天下,归还大越。登茅山以朝四方群臣,观示中州诸侯,防风后至,斩以示众,示天下悉属禹也。乃大会计治国之道。内美釜山州慎之功,外演圣德以应天心,遂更名茅山曰会稽之山。因传国政,休养万民,国号曰夏后,封有功,爵有德,恶无细而不诛,功无微而不赏,天下喁喁,若儿思母,子归父。而留越恐群臣不从,言曰:“吾闻食其实者,不伤其枝,饮其水者,不浊其流。吾获覆釜之书,得以除天下之灾,令民归于里闾。其德彰彰若斯,岂可忘乎?”乃纳言听谏,安民治室;居靡山伐木,为邑画作印,横木为门;调权衡,平斗斛,造井示民,以为法度。凤凰栖于树,鸾鸟巢于侧,麒麟步于庭,百鸟佃于泽。

  遂已耆艾将老,叹曰:“吾晏岁年暮,寿将尽矣,止绝斯矣。”命群臣曰:“吾百世之后,葬我会稽之山,苇椁桐棺,穿圹七尺,下无及泉,坟高三尺,土阶三等。葬之后无改亩,以为居之者乐,为之者苦。”

  禹崩之后,众瑞并去。天美禹德而劳其功,使百鸟还为民田,大小有差,进退有行,一盛一衰,往来有常。

  禹崩,传位与益。益服三年,思禹未尝不言。丧毕,益避禹之子启于箕山之阳,诸侯去益而朝启,曰:“吾君帝禹子也。”启遂即天子之位,治国于夏。遵禹贡之美,悉九州之土以种五谷,累岁不绝。启使使以岁时春秋而祭禹于越,立宗庙于南山之上。

  禹以下六世而得帝少康。少康恐禹祭之绝祀,乃封其庶子于越,号曰无余。余始受封,人民山居,虽有鸟田之利,租贡才给宗庙祭祀之费。乃复随陵陆而耕种,或逐禽鹿而给食。无余质朴,不设宫室之饰,从民所居。春秋祠禹墓于会稽。

  无余传世十余,末君微劣,不能自立,转从众庶为编户之民,禹祀断绝。十有余岁,有人生而言语,其语曰鸟禽呼:咽喋咽喋。指天向禹墓曰:“我是无余君之苗末,我方修前君祭祀,复我禹墓之祀,为民请福于天,以通鬼神之道。”众民悦喜,皆助奉禹祭,四时致贡,因共封立,以承越君之后,复夏王之祭,安集鸟田之瑞,以为百姓请命。自后稍有君臣之义,号曰无壬。

  壬生无曎,曎专心守国,不失上天之命。无择卒,或为夫谭。夫谭生元常,常立,当吴王寿梦、诸樊、阖闾之时。越之兴霸自元常矣。

 

《越王无馀外传》白话译文

越国的先君无余,是被分封的夏禹的后代。禹的父亲鲧,是帝王颛顼的后代。鲧娶了有莘部落的女儿,名叫女嬉,到了壮年还没生育,当她在砥山游玩的时候,发现一颗薏苡珠而把它吞了,心神好象被人触动了一样,因此而怀了孕,结果剖开胸胁而生了高密。鲧落户在西羌,地名叫石纽。石纽在今四川的西川县。

  帝尧统治的时候,遇上洪水泛滥成灾,天下都沉浸在洪水中,九州之间阻塞隔绝,长江、淮河、黄河、济水四条大河淤塞不通。

于是帝尧便担忧国家不得安定,哀怜百姓遭受祸殃,就命令四岳,让他们推荐贤能的人,将任用他来治理洪水。从首都直到四方边远地区,没有谁推荐人才,帝尧没有可任用的人,四岳就推举鲧给尧。

帝尧说:“鲧这个人,违抗命令,残害善类,不可任用。”四岳说:“把他和大臣们相比,还没有谁及得上他。”尧便任用鲧治理洪水。鲧接受任命后九年,治水的工作仍然没有成效。帝尧愤怒地说:“我早就知道他没有能力治水啊。”于是就另外访求人才,得到了舜,就让他代理操办天子的政务。

舜到各地视察臣属的工作,看到鲧的治水没有成效,就在羽山诛杀了鲧,把他的遗体抛在水泊里,便变成了黄色的龙,因而成为羽渊的神。

    舜和四岳推举鲧的儿子高密来治水。四岳对禹说:“舜因为鲧治水没有成绩,所以提拔你继承父亲的事业。”禹说:“哎呀!小子哪敢全部接承先父的事业,来统领天意?我只是受到委任罢了。”禹伤心父亲的使命没有完成,于是沿着长江顺流而下,又在黄河中逆流而上,走遍济水,考察淮河,就这样竭尽全力、呕心呖血地在外奔波。七年之间,听见音乐也不去欣赏,经过家门也不进去,帽子被树枝挂住了也不回头看一下,鞋子掉了也顾不得穿上,但治水的工作还是未见成效。

他忧愁地深深思索着,于是就查考《黄帝中经历》,这是圣人所记录的,那书上说:“在九嶷山东南的天柱,号称宛委山,赤帝就居住在这山上的宫殿里。 在那山崖的顶上藏有一本书,用有花纹的宝玉托着,用厚厚的大石头盖着,这本书用的是黄金制的简,简上是青色的宝玉连缀成的文字,用白银制成的链子编联起来,那书上的文字都凸出在简片上。”禹于是就到东方巡视,登上了衡山,杀了白马,用它的血来祭祀山神,仍没有见到他所寻觅的神书。

禹于是登上山峰,仰天长啸,恍惚之间睡着了,因而梦见一个身穿红色绣花衣的男子,自称:“我是玄夷苍水的使者,听说皇帝派文命到这里,所以来等候你。现在还不是看神书的时候,我将告诉你日期。不要认为我是在戏耍吟唱,我本来就常在覆釜山依着曲子歌唱。”这男子向东掉过头对禹说:“想要得到我山神的书,必须在黄帝岩下斋戒,三月庚子日,再登上山顶揭开石头,那黄金简书就在那里了。”禹退下山去,又进行斋戒。在三月庚子日,登上宛委山,拿出了黄金简书,查阅了黄金简书上的玉字,了解了疏通河道的原理。

于是禹又回到了衡山,凭借四种交通工具去巡视河流,从霍山出发,轮流到五岳停留。

   《诗》云:“逶迤而去那南山,大禹曾经治其间。”于是禹巡视了长江、黄河、济水、淮河四条入海的河流,与益、夔一起谋划。

他巡视到大山大湖,就召见那里的神仙而向他们询问山河的脉络条理,金银宝玉所蕴藏的地方,该处鸟兽昆虫的种类以及四面八方的民间习俗,不同国家不同地区所拥有的土地里数,让益分别记录下来,所以把这些记载取名叫《山海经》。

禹三十岁了还没有娶妻,巡视到涂山,怕娶妻的时间太晚而违背了婚姻制度,于是就托辞说:“我娶妻,一定得有先兆。”于是有一只九条尾巴的白色狐狸来到禹的跟前。禹说:“白色,就是我衣服的颜色,那九条尾巴,是称王九州的证验。涂山的歌谣唱道:‘独行求偶白狐狸,九条尾巴大又长。我家幸福又欢乐,所来客人是帝王。组成家庭结成双,我去以后他兴旺。上天与人彼此间,遵循此言就通畅。这兆征已经很明白的了!”禹于是娶了涂山的女子,把她叫做女娇。娶女娇只过了辛、壬、癸、甲四天,禹又外出巡视了。十个月后,女娇生了儿子启。启生下来不见父亲,日日夜夜哇哇地啼哭。

禹出外巡视,派大章测量东西的长度,派竖亥测量南北的长度,充分测量了八方的广度,普遍掌握了有关天文地理的各种数据。

禹渡过长江到江南视察河道的时候,有条黄龙用背驮起他的船,船里的人非常恐惧,禹却嘿嘿地笑起来,说:“我从上天那里接受了命令,竭尽全力来为亿万民众操劳。活着,是一种天性;死去,是一种命运。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害怕呢?”他脸色一点儿也没变。对船上的人说:“这条龙是上天拿来给我使用的工具啊。”那条龙就拖着尾巴离开船只游走了。

禹往南来到苍梧山考核官吏,见到被捆绑的人,禹抚摩着他的背哭了。益说:“这人犯了法,本来就该这样。你为他哭泣,为什么呢?”禹说:“社会政治清明,民众就不会犯罪;社会政治黑暗,惩处罪过就会涉及到良民。我听说:‘有一个男子不耕种,就有人因此而挨饿;有一个女子不采桑养蚕,就有人因此而受冻。’我为皇帝治理水土,调理民众安居落业,使他们各得其所。现在他们却这样犯了法,这是我德行不厚因而不能感化民众的证验啊。所以我才哭得很悲伤。”

打这以后,禹便跑遍了国内的所有地方,向东到了无人涉足的地方,向西延伸到积石山,向南越过了赤岸,向北翻过了寒谷山,来回于昆仑山脉。考察了六扈山水,摸清了地形地势,在山石上刻下了各种文字。

    他在西部边远地区排除流沙,在北边沙漠地带疏通弱水;把青泉和赤渊的水分别引入洞穴;疏通江河使它们向东流到碣石山入海;疏通黄河下游的九条分水道;向东北开通了五条河;凿通了龙门;打开了伊阙;平整土地又审察土质,视察地形来划分州域。不同的地方根据各自的不同物产分别进献,都有一定的上交给朝廷的贡品。所以民众离开了崎岖艰险的山区,投奔到中原来。

尧说:“行啊!竟把国家治理得这样好!”于是就赐禹名号为伯禹,委任的官职叫司空,赐给他的姓氏叫姒氏,让他统领州长,并负责巡视全国十二州。

尧死了,禹守了三年的丧,就象死了父母,日夜痛哭,泣不成声。

在尧把帝位让给舜以后,舜推荐大禹,使他改任司徒的官,在朝廷上辅助舜的统治,在外巡视考查九州的诸侯。

舜死了,禅让帝位给禹。禹守丧三年,身体憔悴,脸色黑瘦,把帝位让给商均,退避而住在阳山的南面,阴丘的北面。百姓不依附商均,投奔禹的住处,就象受惊的鸟飞上天空、被吓的鱼潜入深渊。他们白天歌唱夜晚吟诵,登上高处喊叫,说:“禹抛弃我们,我们该如何拥戴?”禹三年服丧完毕,哀怜民众拥戴自己不罢不休,就登上了天子的大位。

三年考核功绩,五年政局就安定了。禹走遍了天下,又回到大越,登上了茅山,接受四面八方的臣下们前来朝见,中州诸侯防风迟到了,禹就杀了他来示众,表示天下已全部属于禹管辖了。

于是就大规模地研究商议治国的办法,对内赞美釜山之神相助安定天下各州的功绩,对外弘扬圣明仁德来报答天帝的心意,于是就把茅山改名为会稽山。

接着又颁布了国家的政令,使民众得以休养生息。国号叫夏后。对有功劳的人封给土地,对有德行的人授予爵位。邪恶没有因为轻微而不受到处罚的,功劳最小也受到奖赏。

天下的人都景仰向慕大禹,就象小孩想念母亲,儿子归顺父亲一样。禹想留在越地又怕群臣不隨从,就说:“我听说吃那树上果子的,不会去损伤它的树枝;喝那河中流水的,不会去搞浑河流。我获得了覆釜山的神书,才能够除掉天下的洪灾,使民众回到乡里,那恩德明显得象这样,难道可以忘了么?”于是就采纳大臣的建议,听从大臣的劝说,安顿民众,营造房屋,随山砍伐树木,为修建新城邑画线放样,设置横木当作城门。又调整了衡器,校正了斗、斛等量器,还教给老百姓挖水井的方法,把这些作为民众遵循的法度。于是凤凰来到树上栖息,鸾鸟在旁边做窝,麒麟在庭院中走动,百鸟在洼地耕耘。

转眼之间,禹已经快衰老了,他叹息说:“我已到了晚年,寿命将要尽了,将死在这儿了。”他命令群臣说:“等我去世之后,把我葬在会稽山,使用芦苇做的外棺和桐木做的内棺,墓穴挖七尺深,下面不要挖到地下水,坟的高度为三尺,泥土的台阶搞三级。埋葬以后,田地不要更改田埂,不要为了死者安乐,而使耕种田地的生者劳苦。”

禹死了以后,各种吉祥的征兆都消失了。天帝赞美禹的德行而慰劳他的功绩,就让群鸟回来给民众耕耘,这些鸟的大小有一定的差别,进退有一定的行列,一会儿兴盛一会儿萧条,来去也有一定的常规。

禹死了,把帝位传给益。益守丧三年,思念禹的话从没有间断过。守丧完毕,益到箕山之南退避禹的儿子启。诸侯不去益那里而去朝拜启,说:“我们的君主,是帝禹的儿子啊。”启就登上了天子的位子,在夏王朝治理国政。他遵循《禹贡》所制定的计划,开垦了九州的全部土地来种植五谷,连年不断。启派遣了使者,按照每年的祭礼节日,一年四季都到越地去祭祀禹,在南面的会稽山上建造了祭祀祖宗的庙宇。

禹以下六代便是少康帝。少康怕对禹的祭祀断了香火,就把自己的庶出儿子封在越国,号称无余。无余最初被分封在那里的时候,民众都在山上居住,虽然有群鸟耕耘的有利条件,但国家的税收只够供给宗庙祭祀的费用。于是他就让民众开垦旱土种植农作物,或者猎取飞禽走兽来满足食用。无余质朴节俭,不搞宫殿房屋的装饰,而是依从民俗,住与老百姓同样的房子,春秋两季都按时在会稽山上祭祀禹的陵墓。

无余传了十多代,最后的那位君主能力微弱,不能依靠自己的力量有所建树,反而跟随百姓当了个编入户籍簿的平民。禹的祭祀因此就断绝了。

过了十多年,有个人一生下来就会说话,他的话象鸟声“咽喋咽喋。”又手指上天向着禹的陵墓说:“我是无余国君的后代。我将要恢复对禹王陵墓的祭祀。为民众向上天求福,以通晓鬼神之道。”民众很高兴,都帮助他祭祀禹王,一年四季都交纳贡品,又—起拥立他作为新的越君。

他恢复了对夏王禹的祭祀,再现了群鸟耕耘的祥瑞景象,并为老百姓向朝廷争取恩惠。从此以后,越国才渐渐有了君臣之义,他号称无壬。

    无壬生了无曎,无曎一心一意保守自己的国家,没有错失上天赋予的使命。无曎死,就是夫谭。夫谭生了元常。元常立为越君,相当于吴王寿梦、诸樊、阖阊在位的时期,越国的兴起与称霸就从元常开始了。

 


标签:越王 无馀 外传 原文 译文 选自 吴越 春秋 
相关评论

夏氏宗亲网  版权所有     QQ:477951849    手机号:18908662169


夏氏宗亲网为纯属公益性的网站,无任何商业目的,弘扬大禹文化为夏氏宗亲提供寻根问祖,沟通交流,资料查询。全站资料永久免费对全球的夏氏宗亲开放,若发现网站所载信息若有不准确之处,请与管理员联系以便更正或删除

闽ICP备1701813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