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古代作品

(宋)夏噩--《王魁传》

时间:2017/8/21 16:14:20   会员名:夏氏宗亲网   来源:夏氏宗亲网   阅读:171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王魁传  夏噩  魁者,魁非其名也,以其父兄皆名宦,故不书其名。魁学行有声,因秋试触讳,为有司搒。失意浩叹,遂远游山东莱州。莱之士人,素闻魁名,日与之游。一日,为三四友招,过北市深巷,有小宅,遂叩扉。有一妇人出,年可二十余,姿色绝艳。言曰:“昨日得好梦,今日果有贵...
  王魁传

  夏噩

  魁者,魁非其名也,以其父兄皆名宦,故不书其名。魁学行有声,因秋试触讳,为有司搒。失意浩叹,遂远游山东莱州。莱之士人,素闻魁名,日与之游。一日,为三四友招,过北市深巷,有小宅,遂叩扉。有一妇人出,年可二十余,姿色绝艳。言曰:“昨日得好梦,今日果有贵客至。”因相邀而入。妇人开樽,酌献于魁曰:“某名桂英,酒乃天之美禄,使足下待桂英而饮天禄,乃来春登第之兆。”桂英谓人曰:“此大壮之士。”又谓魁曰:“闻君誉甚久,敢请一诗。”魁作诗曰:

  谢氏筵中闻雅唱,何人戛玉在帘帏?

  一声透过秋空碧,几片行云不敢飞。

  桂英乃再拜。酒罢,桂英独留魁宿。夜半,魁问:“娘子何姓?颜貌若此,反居此道何也?”桂英曰:“妾姓王,世本良家。”复谓魁曰:“君独一身,囊无寸金,倦游闾里;君但日勉学,至于纸笔之费,四时之服,我为君办之。”由是魁宴止息于桂之馆。踰年,有诏求贤,魁乃求入京之费。桂曰:“妾家所有,不下数百千,君持半为西游之用。”魁乃长吁曰:“我客寓此踰岁,感君衣食之用,今又以金帛佐我西行之费,我不贵则已,若贵,誓不负汝。”魁将告行,桂曰:“州北有望海神,我与君对神痛誓,各表至诚而别。”魁忻然诺之。乃共至祠下,魁先盟曰:“某与桂英,情好相得,誓不相负,若生离异,神当殛之;神若不诛,非灵神也,乃愚鬼耳。”桂大喜曰:“君之心可见矣。”又对神解发,以彩丝合为双髻。复用小刀,各刺臂出血盈杯,以祭神之余酒和之而交饮。至暮,连骑而归。翌日,魁行,桂为祖席郊外,仍赠以诗云云:

  灵沼文禽皆有匹,仙园美木尽交枝。

  无情微物犹如此,因甚风流言别离?

  魁览之,愕然。桂曰:“以君才学,当首出群公,但患不得与君偕老。”魁惊曰:“何言之薄也?盟誓明如皎日,心诚固若精金,虽死亦相从于地下。”桂曰:“但望早还,无负约也。”魁遂行,抵京师,就试,果顶高荐,乃遣介归报书,后有一书,诗曰:

  琢玉磨云输我辈,攀花折柳是男儿。

  来春我若功成去,好养鸳鸯作一池。

  桂得诗,大喜,乃答书贺之。魁既试南宫,复若上游,及宸廷唱第,为天下第一。魁乃私念曰:“吾科名若此,即登显要,今被一娼玷辱,况家有严君,必不能容。”遂背其盟。自过省御试后,即绝书报。桂探闻魁擢第为龙首,大喜,乃遣人驰书贺之,兼有诗曰:

  人来报喜敲门速,贱妾初闻喜可知。

  天马果然先骤跃,神龙不肯后蛟螭。

  海中空却云鳌窟,月里都无丹桂枝。

  汉殿独成司马赋,晋庭惟许宋君诗。

  身登龙首云雷疾,名落人间霹雳驰。

  一榜神仙随驭出,九衢卿相尽行迟。

  烟霄路稳休回首,舜禹朝清正得时。

  夫贵妇荣千古事,与君才貌各相宜。

  复书一绝,再寄良人,因以戏之。诗曰:

  上都梳洗逐时宜,料得良人见即思。

  早晚归来幽阁内,须教张敞画新眉。

  魁得书,阅毕,涕下交颐,曰:“吾与桂英,事不谐矣。”乃竟无答书。桂亦不知其中变,惟闭门以俟。及闻琼林宴罢,乃复附书,又有一绝。诗曰:

  上国笙歌锦绣乡,仙郎得意正疏狂。

  谁知憔悴幽闺客,日觉春衣带系长。

  魁得书涕泣,隐忍未决。会其父已约崔家女,与之作亲,魁不敢拒。遂授徐州签判。乃归江左觐父,回即赴任。桂闻魁授徐签,又赴上了,喜曰:“徐去此不远,必使人迎我。”乃作衣一袭,为书遣仆往徐。魁方坐厅,人吏环拥,阍吏引仆见魁。魁因问之仆:“自何处来?”仆以桂英之言对之。魁当大怒,欲挞其仆,书遂掷地,并不受,遣仆还之。桂英喜迎之问,闻及此语,乃仆地大哭。久之,谓侍儿曰:“今王魁负我盟誓,必杀之而后已,然我妇人,吾当以死报之。”遂同侍儿,乃往海神祠中,语其神曰:“我初来,与王魁结誓于此,魁今辜恩负约,神岂不知?既有灵通,神当与英决断此事,吾即自杀以助神。”乃归家,取一剃刀,将喉一挥,就死于地,侍儿救之不及。桂英既死,数日后,忽于屏间露半身,谓侍儿曰:“我今得报魁之怨恨矣。今以得神以兵助我,我今告汝而去。”侍儿见桂英跨一大马,手持一剑,执兵者数十人,隐隐望西而去。遂至魁所,家人见桂英仗剑,满身鲜血,自空而坠,左右四走。桂曰:“我与汝它辈无冤,要得无义汉负心王魁尔!”或告之曰:“魁见在南京为试官。”桂忽不见。魁正在试院中,夜深,方阅试卷,忽有人自空而来,乃见桂英披发仗剑,指骂:“王魁负义汉,我上穷碧落下黄泉,寻汝不见,汝却在此。”语言分辨,魁知理屈,乃叹之曰:“吾之罪也。我今为汝请僧,课经荐拔,多化纸钱可也。”桂曰:“我只要汝命,何用佛书纸钱!”左右皆闻之与桂言语,但不见桂之形。于是魁若发强悸,乃以剪刀自刺,左右救之,不甚伤也。留守乃差人送魁还徐。魁复以刀自刺,母救之,然魁决无生意。徐有道士马守素者,设醮则有梦应。母乃召之使醮。母果梦见儿魁与一妇人以发相系,在一官府中。守素告其魁母曰:“魁不可救。”举家大恸哭。后数日,果自刺死。

  夏噩:字公酉,宋朝越州人,夏中正之孙。任明州观察推官,嘉祐二年登才识兼茂明于体用科,授光禄寺丞。后知长洲县,嘉祐六年坐私贷民钱削职。文彦博惜之,奏复其官,人以为不愧家教云。著有《王魁传》,收录于《醉翁谈录》辛集卷二中。后世多据此故事情节改编为戏曲之类。

  发贴者:夏坤仁   时间:2007-4-3

标签:宋代 夏噩 王魁传 
相关评论

夏氏宗亲网  版权所有     QQ:477951849    手机号:18908662169


夏氏宗亲网为纯属公益性的网站,无任何商业目的,弘扬大禹文化为夏氏宗亲提供寻根问祖,沟通交流,资料查询。全站资料永久免费对全球的夏氏宗亲开放,若发现网站所载信息若有不准确之处,请与管理员联系以便更正或删除

闽ICP备17018138号